顾弦柱在和蓝玉烟买完菜回来后,乘着蓝玉烟做饭的空隙,把《七里香》的编曲给完整的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首歌的编曲确实难,单单是抄袭,他都花了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饭,就一同下楼去小区门口等网约车了,在太阳底下足足等了好几分钟才等到。

    顾弦柱暗暗下定决心,等下个月的稿费发下来了,就买部车代步。

    现在他那点积蓄,买完车之后,我都怕不够录制这几首歌,看来还得等等!

    两人来到离粤艺不远的一个录音棚,齐香君除了是华音的音乐总监,还有个身份就是粤艺的荣誉教授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把自己的录音棚开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,这个录音棚更多的是为她自己和她的学生服务。

    两人下车后,蓝玉烟熟门熟路的带着顾弦柱来到齐香君的录音棚所在的三楼。

    进到工作室里面,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,便直接去了齐香君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也习以为常,很热情的和蓝玉烟打了招呼,就像蓝玉烟是他们的同事一样。

    也不怪工作室人员的热情,主要是蓝玉烟来过太多次了。

    以前在华音的时候,齐香君不在公司的时候,蓝玉烟都会来这边找齐香君学习,有时也帮她打打下手。

    而齐香君也对这个清纯美丽的女孩也很是喜欢,特别是对于她的音乐天赋,和蓝玉烟对音乐的态度,更是欣赏,对蓝玉烟也是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两人虽无师徒之名,却有师徒之实。

    蓝玉烟在跟齐香君联系的时候,就已经跟她说明情况了,齐香君也对为蓝玉烟写歌的顾弦柱非常感兴趣,约好了下午会在办公室等他们。

    齐香君想要结识一下这个能写出,《明天你好》这首优秀作品的作曲人。

    带着顾弦柱,找到熟悉的房间,蓝玉烟敲了敲门,听到回应后便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办公司,就看到一位身体已经发福,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戴着*在听歌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是蓝玉烟他们,那位胖胖的中年妇女连忙摘下*,站起身迎了过来,笑容满面的说道:

    “小烟,你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蓝玉烟连忙走上前去,挽着齐香君的手,乖巧的叫了声:“老师”。

    齐香君招呼顾弦柱在办公室一角的沙发上坐下,然后拉着蓝玉烟到另一半沙发陪她坐。

    蓝玉烟陪着齐香君坐下后,第一时间为顾弦柱做介绍:

    “老师,这位是顾弦柱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可不敢怠慢,连忙起身对齐香君微微鞠躬说道:

    “齐老师,很高兴认识你,我叫顾弦柱。”

    齐香君伸出一只手向下压了压,示意顾弦柱坐下,满脸慈祥的说道:

    “坐下说,坐下说,不用那么拘谨,很英俊的小伙子呀!你那首歌写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连忙谦虚的说道:

    “齐老师,您过奖了!”

    齐香君摆摆手说道:

    “我这人从来不说套话,小烟上的那个节目,我看过了,歌写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转过头笑着对蓝玉烟说道:

    “小烟唱得也很好,我很满意!”

    蓝玉烟给齐香君这么夸奖,有些腼腆的小声说道: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夸奖!我会继续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蓝玉烟那害羞的性格齐香君是了解的,见怪不怪的拍了拍她的手,然后才对顾弦柱说道:

    “小柱,我托大就这样称呼你吧!你们这次过来是录制那首《明天你好》吗?需要什么帮忙?”

    顾弦柱连忙掏出准备好的几张曲谱,拿到齐香君面前,诚恳的说道:

    “齐老师叫我小柱是我的荣幸,这次我们过来想要录制三首歌,麻烦老师帮忙指导一下。”

    齐香君拿起那几张曲谱认真的看了起来,办公司里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顾弦柱正襟危坐的坐在沙发上,一时也不知道干什么,看到同样坐姿的蓝玉烟,对她挤了挤眼,好像在说:

    “你老师怎么不说话呀?行不行给句话呀!”

    蓝玉烟看到顾弦柱在挤眼,她可看不懂顾弦柱想要表达什么,就觉得他怎么这么一点时间都等不了。

    还对自己挤眼,一点都不严肃。

    就用她那桃花眸子狠狠的瞪了他一下,示意他老实点,别吊儿郎当的。

    顾弦柱看到蓝玉烟对自己瞪眼,觉得她那奶凶奶凶的样子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接着又对蓝玉烟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蓝玉烟又瞪了回来。

    顾弦柱转了转眼珠。

    瞪眼。

    翻白眼。

    瞪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蓝玉烟一直瞪他,是要他严肃点。

    哪想到,顾弦柱以为她在和自己互动,在那玩得不亦说乎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,齐香君大叫一声:“好!”。

    顾弦柱给吓得一个哆嗦,差点从沙发上站起来,好奇的看着齐香君。

    只见齐香君自顾自的在那说道:

    “好,这编的实在太天才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齐香君认真的看着顾弦柱问道:

    “这编曲是你编的?”。

    顾弦柱看了蓝玉烟一眼,很是忐忑的说道:

    “可能,或许,应该是我编的吧!”

    听到顾弦柱这么不靠谱的回答,齐香君无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蓝玉烟给他这样子给逗得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笑着对齐香君说道:

    “老师,是他编的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齐香君没有回答蓝玉烟,又对顾弦柱问道:

    “你是在哪学的?你的老师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这都查起户口来了。

    不会是发现自己抄袭了吧!

    不应该呀!

    自己抄的时候已经验证过了呀!

    顾弦柱小心的回答道:

    “我是在星光娱乐做练习生的时候,跟公司的培训老师学了一点,还有自己自学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齐香君作为圈内人,星光娱乐她还是知道的,认真想了一下,也没想到星光娱乐有哪位高手。

    于是很不确定的问道:“那就是说是你自学的了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硬着头皮微微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齐香君感慨的说道:“你是我目前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年轻人,你这三首歌,我自认我没有水平来指导你,特别是那首《七里香》,太让我惊艳了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没想到齐香君会给出这么高的评价,就算他脸皮再厚,现在也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了,毕竟那只是他抄袭的。

    顾弦柱连忙打了个哈哈,转移话题说道:

    “齐老师,那你这边能不能请到适合的乐手来录音。”。

    齐香君拿起曲谱再看了一下,然后给出了确切的答案: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求不是很高的话,这个应该问题不大,我们粤艺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,就看你你的需求了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可不敢有什么奢求,有粤艺的学生帮他录现场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,毕竟他银行卡里也就那么点积蓄,真要都找行业顶尖的乐手的话,估计出场费都未必够。

    顾弦柱高兴的对齐香君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这就足够好了,那会麻烦齐老师安排了。还有混音和母带制作也麻烦老师帮忙安排一下。”。

    这些专业的他也不敢硬着头皮上,毕竟这些没办法抄呀!

    齐香君很满意顾弦柱的态度,没好高骛远的全部都要求最好的,于是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肯定给你安排最好的,混音和母带我亲自帮你制作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和蓝玉烟一听,顿时高兴起来,有齐香君这么个定海神针在,那出来的成品肯定不会差,连连对齐香君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顾弦柱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,齐老师,不知道这个费用怎么算?”

    没办法呀!他是真的怕歌曲制作出来了,自己不够钱买单呀!还是硬着头皮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齐香君一听顾弦柱这么直接的问价格,还真有点意外,这个问题不是一般都是经济人或者公司安排人来商谈的吗?

    蓝玉烟这个时候也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这是很老师谈价格呀!

    她看到齐香君好奇的看过来,只好小声的解释说道:

    “小柱现在是独立音乐人,他想制作出来后直接在平台上发表。”

    齐香君听到蓝玉烟这么解释,有些为这几首歌感到可惜,以这几首歌的质量,如果有公司花点资源推一下的话,肯定能大火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顾弦柱的事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于是沉吟了一会才对顾弦柱说道:

    “制作费用的话,就按你那首《明天你好》卖给小烟的价格的十分之一吧!”

    她原意是想收一点成本费的,谁叫她确实喜欢这三首歌。

    顾弦柱没想到齐香君会这么说,按正常来说,这已经不是友情价了,直接就是骨折价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张了张口,实在是说不出来,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蓝玉烟,让她帮忙说。

    蓝玉烟给顾弦柱看得没有办法了,于是很难为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老师,他没收我钱。”

    齐香君一听蓝玉烟这么说,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,看顾弦柱的眼神更是不同了,就好像丈母娘看女婿。

    齐香君是越看越满意,面带微笑的说道:

    “既然老师都说出口了,那就不收费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便宜顾弦柱可不敢占,连忙推迟,就算是齐香君板着脸,顾弦柱也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没办法,齐香君才说道:

    “那些学生来帮忙的工时费,你就按市场价给点补贴吧!就这样,再说老师可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在顾弦柱面前也自称老师了。

    顾弦柱也没再继续说什么了,这个人情自己记在心里就好。

    于是很感激的说道:“那谢谢齐老师了。”。

    齐香君有些不悦的说道:“叫什么齐老师,这么生分,跟小烟一样,叫老师就行。”

    顾弦柱也没觉得什么,连忙改口叫道:“老师。”。

    这下齐香君高兴了,笑着看了看蓝玉烟和顾弦柱,然后才带他们去工作室后面的录音棚。

章节目录

我是*娱乐巨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老米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六章 录音棚,我是*娱乐巨星,笔趣阁并收藏我是*娱乐巨星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